报告称中国中部百强县GDP总量44万亿元

2020年1月18日 0 Comments

中新网北京12月24日电 (杜佳卉 王庆凯)赛迪顾问日前在北京发布的《中部地区县域经济百强榜》显示,2018年,中部百强县GDP总量为4.4万亿元人民币,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达到3194亿元,基本与区域内经济第一大省河南省相当,已成为地区发展的中坚力量。

2019年,中部地区共有19个县市进入全国县域经济百强榜,有3名新入榜县市,分别是济源市、枣阳市、汝州市,占比近20%,进步成绩显著。同时应当看到,仅有5名中部县域进入全国TOP50,仍有较大提升空间。

“穷游多年的数据积累和工具创新其实也是国外用户所需要的,这个工具的国际化也很简单。但旅行的工具需要内容,我们没办法把中文内容放在里面让外国用户看。当然,入境游的市场潜力也非常巨大,穷游需要和其他企业一起开拓这个市场,但至少我们也找到了方向。”肖异说。

“国内外大平台基本上都做过旅游,效果不见得特别理想。虽然穷游规模不算大,但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和能力帮助这些大平台,这是我们非常乐意见到的。”

其中,2018年推出的旅行社交兴趣产品Biu将是穷游未来的发力点。穷游创始人兼CEO肖异在大会上提到,Biu在过去一年内发布了超过1000万条图文音视频,迭代了几十个版本,而现在取得的成绩只是Biu未来商业化价值的冰山一角。

两年后,马蜂窝、小红书也在突飞猛进地发展,抖音开始入场住宿预订,携程与TripAdvisor成立合资公司,有业内人士猜测这是携程为吞下TripAdvisor而做的铺垫。

为此,肖异分享了他的竞争观。“我仍然觉得穷游和大平台不是直接的竞争关系而是合作关系。但竞争是无处不在的,我们和自己的股东可能也有竞合关系。竞争让我们显得更有价值,提供了奋斗的动力,我们也不害怕竞争。”

“在合作之前我们都有点担心,之前不那么商业化的穷游达人生态,能不能达到理想的规模和效果。最终与阿里、飞猪的高层讨论时,大家都对这次合作非常满意。”肖异说。

穷游的达人生态和内容也在飞猪双11“超级推荐”版块中输出。穷游的数据显示,“超级推荐”中的达人私域总GMV为508万元,达人带货占全域GMV比例远超预期。

榜单显示,中部县域经济发展TOP10,湖南省表现突出,长沙县、浏阳市、宁乡市稳居前三;河南省在Top10里占据4席,为数量最多省份;中部地区TOP10县(市)除大冶市外,均为省会城市周边县域,由此可见中心城市对县域经济发展的辐射效应依然显著。(完)

肖异在大会上对达人也重复了一样的说法。“为什么现在的公司都在签约达人,做MCN,穷游不做?因为我们要提供一个公平的环境,我也相信群体的力量。”

穷游App已经上线了单独的酒店预订频道,在一些Biu的图文或音视频下,有相关酒店的预订链接,点击可跳转到Booking、Agoda等合作伙伴的预订窗口。

和达人之间不会形成强关联性

10月底,穷游曾向媒体透露,自Biu功能上线以来,穷游App的日活增长近4倍,短视频内容的日均更新量超过30%。Biu中分享住宿体验相关内容的转化率可以达到6%-7%。

另一个让肖异意料之外的现象是,目前Biu中接近三分之一的内容与国内景区有关。“这个产品让出境游和国内游无缝连接,给予了我们更多关于国内游的可能性。”

不过,穷游不和达人形成强关联,不说明其他MCN机构不会。当下达人、KOL跟MCN机构签约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,虽然穷游也跟MCN机构合作,但如今携程等旅游企业也开始成立MCN,如果达人和携程的MCN深度合作,还会继续活跃在穷游吗?

提供这些权益的目的是吸引达人“常回家看看”,为穷游产出更多优质的内容。但肖异表示,穷游不会和达人产生类似于签约、代理的强关联合作。

“达人在很大程度上帮助穷游,他们接更多广告和代言,这是我们乐于看到的。”肖异认为,穷游的体量不大,精力有限,如果和达人签约代理,只能将注意力集中在一小撮人而无法服务好更多达人,这种非强连接反而适合穷游。

15年来,商业化常被认为是穷游要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。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肖异反复强调,穷游曾经的每一步都走在商业化的过程中,只是有自己的节奏。这种节奏就像交响乐一般,慢有慢的悠扬,快有快的激昂。

在合作伙伴之中,穷游和阿里、飞猪之间的合作关系正变得越来越紧密。

肖异提到,穷游的能力也同时赋能给Booking、华为、Airbnb等大平台。例如,穷游也将旅行内容与华为的天际通联手,升级内容服务;将UGC的用户、流量也导入Booking,除了输出订单,双方在营销、品牌和落地活动中都开展了不少活动。

和大平台深度合作,自己也有形成闭环的能力

一方面是国内游的机会被打开,另一方面,穷游也在探索国际化之路。

肖异显然没少被问及穷游商业化的事情。“我明白媒体、同行对穷游的融资、盈利、上市、商业化都很感兴趣,我也可以告诉大家,穷游预计今年第四季度实现盈利。但对于我而言,融资甚至上市敲钟仅仅是一个表现,不是穷游追求的本质,本质还是为用户和社会创造持续的价值,以及为股东创造利润。”

肖异对穷游的发展构想呈现的是一个波浪式的“微笑曲线”,而不是大起大落的“锯齿曲线”。“有时当大环境处于某种红利比如流量红利、互联网红利当中时,更是要想清楚自己的核心价值是什么。如果将社会大环境的红利当成个人或某个企业的优势,红利过去后可能就难以为继了。”

今年6月,穷游网战略投资LUXE City Guides,LUXE City Guides旅行指南将补充穷游“行程助手”的内容库。据悉,这是穷游推进国际化的一步,未来双方将共同发力目的地发展,并大力推动入境游发展。

在今年首届飞猪双11“全球玩精大会”上,飞猪和穷游邀请了20位超级达人,以全球直播的形式推出20个爆款旅行产品。穷游的数据显示,“玩精大会”当天在线观看人数超过600万,参与商家晚会当天GMV环比前一天增长近千万元。

肖异的答案是,飞猪是穷游的重要合作伙伴之一。“在双11期间,因为这本身就是飞猪的主阵地,交易关系主要发生在飞猪上,不意味着穷游未来所有交易都要发生在飞猪上,我们自身也有形成闭环的交易体系。穷游未来的合作也不会局限在阿里、飞猪上,但我们也会有自己的重点和节奏。”

以早期从穷游火起来的达人“猫力”为例,猫力后来入驻了各大平台,如今已经在微博积累了700多万的粉丝,远超在穷游的3.7万粉丝。有人认为当年如果穷游签约猫力,或许就不会有这种“肥水流向外人田”的情况发生。

对于各大旅游平台、OTA的发展以及其他企业的跨界入场,无论肖异有没有时间分析,这个市场的竞争确实变得日益激烈。

肖异透露,目前Biu上50%为影音化信息,“可以说Biu就是垂直旅游类的抖音。”

在大会中,穷游提出了以“旅行者”、“旅行家”、“超级旅行家”来分类的新用户体系,不同的体系有对应的曝光、体验和变现等权益和合作计划,例如超级旅行家和TOP50达人能专享穷游2020全年70%的流量。

肖异介绍,行程助手是穷游非常核心的产品,每天系统中用户创建的行程数万个,交易转化率为20%-25%,业界的平均水平还不到5%,转化率接近于业界平均水平的5倍。未来,穷游还会继续加大在行程助手上的投资。

肖异认为这事逻辑很简单。“假设我是一个达人,签约了MCN之后我只能在今日头条发文,不能在微博上发,达人受到限制,不会有意见吗?作为MCN,也肯定希望达人在所有平台都能发展。反过来,如果穷游自己又做裁判又做运动员,穷游的公信力和用户口碑就很难维持了。”

“Biu的商业化价值非常大,经常在看笔记本上关于Biu的构思时,我都会莫名其妙地心潮澎湃。跟合作伙伴探讨Biu的发展时,合作伙伴也反馈了类似的感受。”肖异情不自禁地提高了音量。

“我们要把核心本质的东西——内容、服务、产品体验做好了,未来的增长才有基础。在互联网时代,我们见过太多昙花一现的事物,第二天就回归原点了,这不是穷游追求的东西。”

今年10月,在“2019飞猪新旅行商家大会”,飞猪把穷游列入2020年全球游的营销矩阵四大阵地之一,其他三大阵地为支付宝、淘宝和飞猪。加上阿里2013,2014年对穷游的投资,二者合作之密切让不少人遐想未来飞猪和穷游的关系。

近日,你协会成员汪友成在观看中国篮球职业联赛第23轮比赛过程中,存在不当行为,与其他观众和教练人员发生冲突,扰乱比赛秩序,造成严重负面影响。根据相关规定,现督促你协会采取措施对其进行严肃处理:建议责成其辞去协会职务或予以罢免,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后续调查处理。同时,举一反三,开展协会作风整顿,引导会员弘扬体育精神、遵守社会公德。

外界对穷游的商业化进展一直饱含兴趣,在有些人的眼里,穷游的商业化近两年才提上日程,但对于肖异来说,商业化是一个企业成立以来就流淌在血液里的东西。

其中,河南、湖南、湖北县域经济成绩突出,在中部百强榜单上分别占28席、24席、21席,持续领跑中部县域经济发展;安徽省占18席,正逐步追赶第一梯队;江西省、山西省分别占有7席与2席,依然处于相对较弱态势。

在2017年时,肖异曾在《一席》以“享受慢公司”为题做过一个演讲。在演讲中,肖异表示“我们没有时间分析风口,也没有时间想竞争对手。我们几乎不研究竞争对手,因为我觉得那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,也根本不知道竞争对手是谁。”

2018年以来,穷游做了一系列新的尝试,例如穷游智能攻略小程序、展示碎片化内容的功能Biu。其中,“Biu”是接下来的一年里穷游最重要的关键词之一。

句容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

穷游网创始人兼CEO 肖异